中国名家网
首页 影视名家 文学名家 音乐舞蹈体育 书画名家 名家动态 名作欣赏 人物专访 艺术拍卖 名家题词
 


清逸朴拙  诗情浓郁
 
  赵丹
  赵丹
 
赵丹(1915年06月27日—1980年10月10日)原名赵凤翱,原籍山东肥城人,1915年生于江苏南通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
  少时受家庭熏陶,酷爱艺术。中学时代,曾与好友顾而已、钱千里、朱今明等组织“小小剧社”,演出过一些进步话剧
  毕业后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学习国画,专攻山水。其间参加了美专剧团、新地剧社和拓声剧社,并积极参与“左翼剧联”的活动,改名“赵丹”,深入工厂市井学校,演出抗日救亡剧目。 1933年,加入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。
  1932年被明星影片公司著名导演李萍倩看中,在无声片《琵琶春怨》中扮演一纨跨子弟,从此成为明星影片公司的基本演员。先后参加拍摄了《上海二十四小时》(1933)、《时代的女儿》(1933)、《三姐妹》(1934)、《到西北去》(1934)、《女儿经》(1934)、《空谷兰》(1934)、《乡愁》(1934)、《落花时节》(1935)、《热血忠魂》(1935)、《小玲子》(1936)、《清明时节》(1936)等二十多部影片。由于他热爱表演艺术,又有刻苦钻研的精神,加之形象好,极有表演天才,很快成为引人注目的“明星”。
  与此同时,他还活跃在舞台上,曾在世界名剧《娜拉》中饰演海尔茂、《大雷雨》中饰演吉洪、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中饰演罗密欧。在影、剧两个方面,均显露出他的艺术才华,成为一名引人注目的话剧演员和电影明星。
  1936年—1937年,主演了影片《十字街头》和《马路天使》。在《十字街头》中扮演失业大学生老赵,刻画了这个天真、纯朴、热情,并带有几分傻气的青年知识分子形象;在《马路天使》里,赵丹在表演上有了新的突破,运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,从生活出发,经过概括提炼,真实而又自然地塑造了心地善良、乐于助人、淳厚质朴、又爱自作聪明的吹鼓手小陈的形象,受到广泛赞许,从而奠定了他作为一位艺术大师的坚实基础。
  抗日战争爆发后,赵丹加入抗日救亡演剧三队,辗转各地,宣传抗日,并于1939年参加影片《中华儿女》的拍摄。1939年6月,他与徐韬王为一等前往新疆开拓进步戏剧工作,后被反动军阀盛世才监禁,系狱5年。 抗日战争胜利后回到上海,主演了影片《遥远的爱》和《幸福狂想曲》,并导演了一部讽刺和揭露国民党反动派“下山摘桃”进行掠夺,标榜接收,实为“劫收”的影片《衣锦荣归》。
  1948年后,在昆仑影业公司拍摄了《关不住的春光》、《丽人行》、《乌鸦与麻雀》等影片。他在《乌鸦与麻雀》中饰演的“小广播”肖老板最负盛名,他把这个生活在旧社会都市里的小市民典型,刻划得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。1957年获文化部1949—1955年优秀影片个人一等奖。
  建国后,历任全国人大第一、二、三届代表、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影协和中国剧协常务理事、中国影协上海分会副主席等,并于19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  他先后主演了《为了和平》(1956)、《李时珍》(1956)、《海魂》(1957)、《林则徐》(1958)、《聂耳》(1959)、《烈火中永生》(1965)等影片,创造了李时珍、聂耳、林则徐、许云峰等熠熠生辉的银幕形象,代表了中国50—60年代电影表演艺术的水平。 他饰演的李时珍,付出了艰巨而创造性的劳动,准确地把握了李时珍的精神气质和性格特征,随着年龄的递增和环境的变迁,把角色青年时的稚真倔强,中年时的执著追求和进入老年后的敦厚深沉,表演得细致入微,形神毕肖;他饰演的林则徐,在表演上吸收了中国写意画中大落笔的手法,从人物形象的整体把握和规定情景出发,全局在胸,张弛有致,感情真挚浓烈,气势宏伟磅礴,创造了这位在中国近代史上反帝爱国的民族英雄形象;他所塑造的聂耳,脉络清晰,层次分明,性格鲜明,时代感强,充满了浓郁的浪漫气息和明朗的幽默色彩;《烈火中永生》谱写了一曲缅怀、歌颂革命烈士的悲壮颂歌,也是他生前拍摄的最后一部影片。他塑造的许云峰,是一个坚毅沉着、正气凛然,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艺术形象,表现了共产党人坚不可摧的革命意志和视死如归的高风亮节,这些形象,都是镶嵌在社会主义电影银幕上的明珠,具有征服观众的力量。
  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深受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,被囚禁达5年之久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他热情地为高等学府讲授表演艺术,并不顾重病缠身,于1979年完成了《银幕形象创造》和《地狱之门》等著作。他具有多方面的艺术才能,大量书画作品受到中国书画界的珍视,《赵丹书画选》相继问世。
  在近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,孜孜以求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,不断探索中华民族的表演艺术体系,强调趣在法外,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的创作意境。他的表演,主张用体验和体现的和谐统一,洒脱自如,形神兼备,意境深邃,具有其独特的艺术风格。赵丹于1980年10月10日(在北京病逝),被癌症夺去了生命,终年65岁。
  <2>获奖情况
  曾凭《乌鸦与麻雀》获文化部1949—1955年优秀影片个人一等奖;1995年获得中国电影世纪奖最佳男演员奖。
  <3>代表作
  《琵琶春怨》 《上海二十四小时》《时代儿女》 《十字街头》 《马路天使》 《中华儿女》《遥远的爱》 《关不住的春光》《乌鸦与麻雀》 《林则徐》《聂耳》 《烈火中永生》
  <4>绘画成就
  1930年就读于上海美专,从师黄宝虹、潘天寿专攻山水画,同时参加进步戏剧活动。后毕生从事戏剧、电影表演艺术,演出过30余种名剧,主演和导演过近六十部电影。同时,创作了大量的山水花鸟画和书法作品。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1980年11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赵丹书画遗作展览。著有《地狱之门》和《银幕形象创造》。
  作品有《白芍图》、《赤壁》等。
  <5>赵丹与周恩来的友谊
  武汉结识周恩来赵丹比周恩来小约20岁。他从小酷爱戏剧。少年时期,他受田汉“南国社”及“摩登社”很大影响和启发。1936到1937年间,赵丹先后主演了《十字街头》和《马路天使》。这两部优秀影片,被公认为是中国30年代电影的代表作,在世界电影史上也享有盛誉。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后,赵丹立即参加了公演抗战名剧《保卫芦沟桥》,并投身于“抗日救亡演剧三队”。年青的赵丹把不满周岁的爱女托付给外婆照顾,结队从上海出发,沿着长江来到武汉,沿途巡回演出抗战戏剧,唤起民众。
  在抗战初期的武汉,当时担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副主任的周恩来,给10个抗敌救亡演剧队全体队员作动员报告,他们认识了,一见如故。赵丹接受了周恩来布置的任务,全力以赴投入义演献金活动。从此周恩来常对人们说:“我和阿丹是老朋友了!”赵丹常对人们说,他一生最敬佩的不是别人,是周恩来!抗敌救亡演剧队在周恩来、阳翰笙的领导下,辗转来到重庆。赵丹在重庆公演《全民总动员》、《上海屋檐下》、《阿Q正传》等话剧,周恩来经常去观看赵丹的演出。危难时刻保护赵丹1939年秋,满腔热情的赵丹与好友徐韬、王为一、朱今明等10人结队赴新疆开拓新剧工作。当时新疆由盛世才统治。盛世才宣布“和平、建设、民主、民族平等、亲苏、团结”的六大政策,以进步的表象迷惑了一些人。周恩来在重庆了解到盛世才是“假革命、真投机”,盛世才政权已经逐步暴露出反动的本质,听说赵丹等人已经出发前去新疆,周恩来连忙派阳翰笙、冯乃超等赶紧去把赵丹接回来。冯乃超一直驱车追到嘉峪关,可惜没有来得及追回赵丹他们这支文艺队伍。
  果然不出周恩来所料,赵丹等人遭反动军阀盛世才迫害,于1940年5月被捕,入“迪化监狱”关押四年之久,形势万分险恶。周恩来和阳翰笙多方设法营救他们出狱。赵丹等人九死一生从新疆回到重庆,周恩来又设宴给他们压惊。1945年春,赵丹回重庆后重返舞台,导演了茅盾的话剧《清明前后》,受到热烈欢迎。抗战胜利,赵丹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上海。
  解放前夕,根据阳翰笙同志等地下工作者的策划,赵丹开始在昆仑电影公司主演历史巨片《武训传》(上下集),解放初期方才完成并公映。想不到,赵丹主演的《武训传》和《我们夫妇之间》都受到极不公正的严厉批判。这以后,赵丹有整整四年不能拍电影。
  尽管如此,周恩来还是保护和帮助了赵丹,当时,以纪念“世界文化名人屈原”的艺术活动为缘由,周恩来指示把赵丹从上海调到北京,主演了郭沫若的历史名剧《屈原》。
  从1954到1964年间,赵丹重上银幕,主演《为了和平》、《李时珍》、《海魂》、《林则徐》、《聂耳》、《青山恋》和《烈火中永生》等,达到了他一生表演艺术的高峰时期。这一切,跟周恩来的关怀、爱护是分不开的。
  请求给一块“免斗牌”
  周恩来在繁忙的国务活动之余,喜欢跳交谊舞。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,每年赵丹要到北京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年会,或者为电影事业出差,经常应邀参加周恩来举办的舞会。有时周恩来为了让赵丹赵青父女俩在晚会上及时欢聚,还特地打电话通知,并且专派他的警卫员乘坐总理的小轿车来接父女俩。
  周恩来经常选赵青为第一个舞伴,然后他就坐在一旁,笑眯眯地看着赵丹、赵青父女俩翩翩起舞。一次晚会上,周恩来把赵丹请到身边谈心。赵丹向周恩来诉苦,说是上海的“棍子爷们”(指当时在上海主管党务、宣传工作的柯庆施、张春桥、姚文元等)老要整他:“抓住我一两句话无限上纲,揪辫子、打棍子、戴帽子,批得人人灰溜溜的真没劲!”
  周恩来鼓励赵丹:“不要害怕,有什么说什么!放心演好你的戏、拍好你的电影,这就是你最大的任务。我了解你。”
  为这个,亲友们总是劝告赵丹:“管住你的嘴巴别走火!”但是心直口快的赵丹有时仍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。
  赵丹激动地对周恩来说:“总理呀,请你给我发一张免斗牌!请棍子老爷们不要再斗我!不要随便对我们揪辫子、打棍子、戴帽子!我是个艺术家,不是什么政治家。请关照他们别用政治家的标准来要求我,请用艺术家的标准来要求我!让我心情舒畅一些,发挥我的特长,好好为国为民拍它几十部杰出的影片……请你一定要给我发一张免斗牌呀!”
  跟周总理公开辩论
  1961年周恩来主持广州会议为知识分子“脱帽加冕”,就是说,脱下了反动剥削阶级的帽子,加上“工人阶级一分子”的桂冠。这是赵丹最高兴的时刻。
  1962年在北京香山举行的全国电影讨论会上,为了一个艺术问题,赵丹竟然跟周恩来公开争论起来,争得面红耳赤,不肯相让。周恩来只好说:“你赵丹是一家之言,我周某人也是一家之言嘛,两种观点可以同时并存。百家争鸣、百花齐放嘛!你赵丹完全可以不同意我周某人的看法,坚持你自己的看法。这是正常的。这是你作为艺术家的权利嘛!”
  周恩来总理还喜欢请赵丹一起吃饭,他甚至给赵丹起了一个外号,因为赵丹胃口特别好,吃到最后总是把满桌子的残汤剩菜一扫而光,所以周恩来开玩笑叫他“赵光腚”!
  有一年中秋节,周恩来、邓颖超特意请赵丹到中南海西华厅他自己的家里,共桌吃螃蟹。持螯对菊,赏心悦目。在这充满诗情画意的月白风清之夜,赵丹竟然敢说:“总理呀,你知道我是艺术家,不是弄臣!艺术家有良心,不会拍马屁;弄臣尽拍马屁,可没良心哪!”
  说得周恩来哈哈大笑:“好!我最欣赏阿丹这豪放不羁的个性!”
  岂不知后来赵丹就为这“豪放不羁的个性”被江青一伙迫害得死去活来。
  白杨回忆道:“阿丹为人奔放、洒脱。性格坦率、爱诙谐。出言机智幽默,有时令人捧腹不已,给人以感染、以欢乐;有时又语多痛快淋漓,往往一针见血,赤诚相见……”
  因此,周恩来觉得他在电影界最知心的老朋友之一就是赵丹。从50年代到60年代中期(一直到“文革”前夕),他们俩每年都要见面好几次,谈话推心置腹,真是莫逆之交。想自导自演《八一风暴》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赵丹并没有立刻得到“彻底平反”。相反地,上海市有关部门中仍然有“四人帮”的残余分子掌权,他们不让赵丹重登舞台、重上银幕。1977底,赵丹专案组才宣布恢复他中共党员的组织生活,给赵丹做的政治“结论”,仍然带着一个“资产阶级错误思想”的尾巴。赵丹坚决保留自己的“不服”意见,没有在这个“结论”上签字。
  1977年迎新晚会在文化广场举行,赵丹和白杨复出,首次露面朗诵纪念周恩来的散文诗《中南海的灯光》,受到全场一万多群众的热烈欢迎。
  由此,赵丹产生了一个最大的愿望:要在银幕上扮演周恩来总理,让周恩来的艺术形象在电影中复活、永生。他还一心想自己导演、自己主演。赵丹看到一部反映北伐战争、南昌八一起义的历史剧本《八一风暴》,顿时心潮澎湃。后来,赵丹约了几位朋友,从上海到江西南昌、九江,攀庐山、访安源;又转向武汉三镇、登黄鹤楼;然后南下广东,探询黄埔军校旧址……为了改编电影剧本《八一风暴》,他不辞劳苦,付出了多少心血啊!
  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,当时的上级领导机关未予批准,《八一风暴》没有拍成。《大河奔流》约演周恩来
  然而,过了些时候,赵丹的老搭档张瑞芳又告诉他一个好消息:“阿丹!我们推荐你在《大河奔流》里扮演周恩来总理!这下子可让你过瘾了吧?”
  赵丹眉开眼笑,像个孩子一样蹦跳起来。北京电影制片厂准备拍摄《大河奔流》的正式邀请书来了,郑重通知他在该片中扮演周恩来。赵丹看了李准执笔的电影剧本,研究、推敲后,皱着眉头说:“这个本子,还是帮派味儿不轻!有些地方装腔作势……要好好修改!”
  但他反复考虑以后,又表示:“这毕竟是周恩来总理的艺术形象第一次上银幕啊!我要全心全意尽力而为,这是对周恩来总理最好的纪念呀!”
  当时北影厂约定的导演是谢铁骊,主演是张瑞芳。在影片筹备期间,也把赵丹邀请来了。
  赵丹应邀住进招待所,对女儿赵青说:“向你请假一个月,别来打扰我!”
  他每天忙着仔细观摩周恩来生前的纪录片,认真研究文献资料,一言一笑一举一动琢磨周恩来的神态表情和心理活动。为了使得下巴变成像周恩来总理那样丰满宽厚,特地请牙科医生在内腮充填了软塑料。赵丹又把脸膛绷起来……
  经过一系列精心设计和努力实践,拍出“试妆照”来,真跟周恩来一模一样。张瑞芳看了,兴奋得大叫大嚷:“周总理复活了!”
  但是,过了几个月,正式拍电影的时候,却把赵丹撤换了下来。赵丹勃然大怒。
  他跟黄宗英一起去找当时文化部的黄部长,询问:“北影厂给我发的是正式邀请书,为什么又翻脸不认呢?我赵丹到底有什么问题?究竟为什么不让我演周恩来?”部长说:“不就是一个戏吗,不让演就别演,以后再演嘛!”
  赵丹回嘴:“我说你不就是一个部长吗,别做了!以后再做吧……”
  听“小道消息”,某位将军认为:赵丹太有名了,如果让他演周恩来总理,观众只认得赵丹,“会影响影片的政治效果”。又听传说,某位官员认为:“赵丹历史上跟江青的关系究竟怎样,还没有彻底搞清楚。因此,赵丹演周总理不合适。”赵丹简直不知怎么办才好,白天变得沉默寡言,夜晚只有一个人蒙在被子里痛哭……
  主要作品《琵琶春怨》 (1932) 《上海二十四小时》(1933) 《时代儿女》(1933) 《十字街头》 (1936) 《马路天使》 (1937) 《中华儿女》(1939) 《遥远的爱》 《关不住的春光》 《乌鸦与麻雀》(1948) 《武训传》(1951) 《林则徐》(1958) 《聂耳》(1959) 《烈火中永生》 (1965)
 

  代表作品

 

 
 
版权所有 中国名家网 本站域名 www.mj369.com 网站设计:硅之峰西安网站建设专家
电话:13309220685mail:jinann@126.com   陕ICP备1100977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