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名家网
首页 影视名家 文学名家 音乐舞蹈体育 书画名家 名家动态 名作欣赏 人物专访 艺术拍卖 名家题词
  信息分类
  名家动态
  著名书法家刘丹枫书法作品邮...
  当代极具收藏价值国画家陈默...
  国画家卢涛先生艺术作品欣赏...
  当代极具收藏价值书法家王江...
  长安书画研究院鄠邑分院举行...
  当代极具收藏价值书法家曹科...
  当代极具收藏价值国画家沈荣...
  豫陕两地书法联谊 书法家上...
  蕙草堂王燕水墨山水作品
  当代极具收藏价值书法家卫双...
  当代极具收藏价值书法家王定...
  点睛中国—重拾家书文化 家...
  鍚嶅鍔ㄦ?smallclass=涔︾敾 -> -> 记儿时蒸年馍-巨娟玲
记儿时蒸年馍-巨娟玲
金安传媒 发布时间:2019/2/1 阅读:274

 

 

记儿时蒸年馍-巨娟玲

      前几日朋友送了一箱山东大饽饽,因为粗心而冷落,没有放在冰箱里,导致发霉,作为农村出身的孩子,看着白大白大的大礼馍发霉,特别心疼。春节将至,我记忆的闸门随之打开,情不自禁地想起儿时蒸年馍的情景。

      俗话说“二十八,把面发,二十九,蒸馒头”的童谣人人耳熟能详,但在我们这地方,馒头又叫馍,每到腊月二十六前后,人们就张罗着蒸年馍,为了讨个年年有余的好彩头,各家各户会蒸好多好多馍,有包子、小馒头(从年前吃到年后)、大礼馍(过完年走亲访友,不管你带什么礼品,大礼馍必须带,这是礼数不能少),因此蒸年馍就成了北方农村过年时的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  蒸年馍对于一个乡村家庭来说,事关重大,不可马虎。人们往往从多方面进行准备,特别是柴火和酵头。乡里人闲不住,一有时间就破硬柴(没有用的废木头),把长的砍短,把粗的破细。破好的硬柴一尺来长,一般都摞在厨房檐口下面的房台上,摆放得整整齐齐,等着蒸年馍用。那时候蒸馍,都是用酵头发面,发面是妈妈最操心的一件事,面发不好,就蒸不出好馍。酵头,大概一个礼拜前就要把酵头(每次蒸完馍,留下一块发酵好的面团)取出来掰碎放在小盆里,加温水泡着,天天还得换水,最好还是放在灶台比较温暖的地方。等到彻底泡软,妈妈会加一些醪糟继续发酵,直到上面还泛起了一层细细的气泡!等到酵头彻底发旺了就要随酵头了,就是要给发旺的酵头里加一些面粉搅拌均匀,等到彻底发起来(体积增大好多,里面成蜂窝状),就可以起面了。

      腊月二十六的下午,妈妈会把做包子的各种馅料准备好。二十七的凌晨三四点钟,妈妈就会起床,先把炕烧的热热的,然后就开始起面。起面就是把发好的酵头分成几份,每份都加一些面粉和温水,把面和好揉匀,放在大盆子里面,盖上一大块新的棉布,放在热热的被窝里,上下铺有厚厚的被子,等待面团发酵。而后,开始准备一家人的早饭。小时候,夜里起来方便,曾多次看到妈妈辛苦起面的情景,寒冷的冬夜,妈妈却累得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  等吃完早饭,面也就发的差不多了。蒸年馍正式开始。一家人在一起蒸年馍,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,有说有笑,边做馍边聊天,其乐融融,幸福多多。妈妈、姐姐和哥哥在案板上忙碌,揉面、拌馅、包包子、做馒头等。而我只能在旁边凑个热闹打个下手,烧火这件事就属于我的。第一锅一般蒸的都是包子,锅里加上两马勺水烧开后,把包好的包子放进去开始蒸,馍搁进锅里,盖好席盖和锅盖,检查有没有漏气的地方,还要在锅盖上放一把菜刀,往火里撒把盐,按传统的说法,这是用来避邪的,防止一些不怀好意的“邪灵”偷吃。大火烧五分钟,把气烧圆,改为小火再慢慢烧上二十分钟左右,一锅四层的香喷喷包子就会蒸熟。包子快出锅时,我们可猴急了,不时地看时间到了没,甚至想转动表针走快点,好尽早让包子出锅。一阵忙碌之后,时间一到,掀起锅盖,对于忙活了半天的妈妈来说,这个时刻既充满期待,又满怀忐忑,生怕馍馍蒸的不好,影响了一家人来年的运势。头锅热腾腾、香喷喷、底部渗出黄黄的油渍、香气扑鼻、十分诱人的包子出锅啦!我们姊妹几个欢呼雀跃,垂涎欲滴,都慢着,谁要是经不起诱惑想先尝为快,妈妈可是不允许的,这过年的馍可是要先供神灵的,一年来得神灵保佑,怎能不敬?等妈妈虔诚的供完了神灵,我们便急不可待的享受这舌尖上的美食,不知怎的,在我的感觉里,一样的包子一样的馍,可总觉得过年的馍更香些……捧在手心里,就像是件艺术品;吃在嘴里,那是无上的享受,欲罢不能。头锅包子蒸出来是先要给村里的长辈们家里送点,左邻右舍家里送点,自己家人再吃点,基本不会有剩下来的。

      第二锅馍才开始算为过年做准备了。蒸馍可是个体力活,我们小孩子不觉得,只是跟着凑热闹帮点小忙罢了。馍要蒸得好,发面是一方面,还得把发好的面揉到(陕西有句俗语: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,足以说明揉面的重要性),一锅馍就是几十斤发好的面团,揉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我家的年馍基本都会蒸四锅左右,而男孩子多的家庭可能就需要蒸七八锅,蒸年馍忙起来就是一天,等到蒸完收拾好,妈妈被累的腰基本是直不起来的,但是看着大蒲篮小筛子盛着那么多辛勤劳作的成果,心里还是比蜜甜。那时候我太小,只能负责烧火,馍刚放进锅里需要大火把气烧圆,我就十分卖力的烧,妈妈就经常夸我长大了,能帮着干活了,我心里那个美呀,甭提烧得有多卖力,可大火只需要烧五分钟,就得改为小火慢慢烧,我总是会趁妈妈不注意大火烧起来,想得到表扬。等到起锅的时候,最下面一笼馍馍总是金黄金黄的,锅里的水已经熬干,我还暗自得意,喜不自胜,这可都是我的功劳哦!

     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随着社会地发展,人们生活水平不断地提高,过年这些老规矩,迷信的讲究也都渐渐被遗忘了,可是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美好!现在乡村的人们蒸年馍的已经不多了。我们姊妹几个都不在家,但是妈妈还是会坚持蒸年馍等着我们回家去吃,其实,在一年又一年蒸年馍的过程中,妈妈蒸出来的,那是她对家人一片浓浓的爱意,以及她深深的幸福感受。

      常想起儿时的过年,真叫一个热火朝天,快乐温馨回味无穷!蒸年馍,虽然心累,身累,可是没有辛勤的付出,哪会有甜美的收获?每当品尝着自己的劳动成果,喜悦之情油然而生,那是一种美妙的享受。

    巨娟玲,自由撰稿人,从事媒体工作多年,在多家报纸、艺术网站担任编辑设计工作。

 
 
 
版权所有 中国名家网 本站域名 www.mj369.com 网站设计:硅之峰西安网站建设专家
电话:13309220685mail:jinann@126.com   陕ICP备11009774号-1